中文版 英文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产品分类
  
国内新闻                              
健康新闻                           
 
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韶关上坝村回访 矿山污染形成血红色水库

2001年3月10日,羊城晩报头版刊登:《上坝村,生命之源死了》。上坝村的生命之源真的死了吗?这次羊城晩报记者再次踏进大宝山,踏进这条村庄……




由上坝村逆横石河而上10公里有凉桥村,两条源于大宝山矿区的支流在此交汇。西侧一支当地人称为李屋溪,东侧一支为凡洞河。凡洞河上游建有曹对坑尾矿坝,李屋溪上建有李屋拦泥坝,均为大宝山矿业公司所建。

曹对坑尾矿坝用来存储大宝山矿业有限公司洗矿和选矿所产生的尾矿废水,加以循环使用;大宝山采矿区剥离的泥土堆放在李屋拦泥坝上游,建设水坝用来防止水土流失。

但曾经失序的非法采矿(文后缩略为“非采”),没对废水、尾矿进行任何处理,直接排放到拦泥坝甚至直冲横石河!

裹挟着泥沙和重金属离子的横石河飞流直下,在翁源县翁城镇汇入滃江,再一路向东经英德去注入北江,向珠三角奔流而去……今年的三打两建可以说是历史上最彻底、力度最大的一次打击非采,翁源对坝仔镇、铁龙林场大宝山周边等重点区域的64个非法采矿点进行摧毁取缔,爆(堵)封了全部非法开采窿口和通风口,清除了非法开采现场的全部机械设备和人员,没收了全部非法开采矿产品,断毁了通往矿区的所有道路,并将非采组织和管理人员抓捕归案。

这是一次振奋人心的事,虽然树已被砍光,填补灰黄色的土壤在阳光下格外醒目。就像脸上长了一个个毒疮……但是,所有的民窿全部被打掉,解决了长期想解决却未能解决的“非采”问题。也成了广东省三打两建的典型。

这曾经的伤疤应该永记在我们的心中。谨记教训、“亡羊补牢”才是出路。

毕竟,我们都希望这成果不是昙花一现。毕竟,在奇高的利润面前,要根治前路任重而道远!

2005年南方都市报报道

上坝:广东癌症村,18年250余人因癌症丧生

18年250余人因癌症丧生

政府学界合力探寻新生路

韶关翁源县的上坝村,有可能是广东甚至全国最著名的癌症村。3000多名上坝村民,从1987年至2005年已有250余人因癌症而丧生。正是因此,央视曾称其为“死亡村庄”。

在一次次被报道后,上坝的环境问题得到了政府与学界的双重关注。目前,广东省人大代表沈演泉提议的水库引水工程正在建设,预计将于明年3月正式完工,届时上坝村民将能喝上干净的水。

而另一方面,包括华南农大、广东土壤研究所在内的两个科研团体已在此立项,致力于土壤修复和矿山水土保持功能研究。其中一个项目已成为广东省科技厅的重大专项,并获得政府40万元科技支持。此外,上坝还有可能成为广东第一批能源植物种植基地。政府、学界的合力,能否为上坝探寻出一条新生之路。

探访

稀释一万倍仍能毒死水生物

2005年,央视《经济半小时》曾策划了一个节目———寻访中国污染最严重的5条河流,流经上坝的横石水入选。横石水本是从大宝山流出的山泉水,它冲击出了凉桥、上坝等村落肥沃的土壤。20多年前,横石水清澈见底,20多年后,横石水变成了“死亡之河”。

横石水究竟有多毒?今年六七月发洪水时,华南农业大学教授林初夏取了些水样,稀释了10000倍,结果发现,水生物竟不能在里面存活超过24小时。此事更具体的含义是,横石水的毒性可顺延下游50公里,大雨时,其毒性甚至可到100-200公里远的地方。就是这样一条河,上坝村民在它边上住了30余年。

上坝村家境好点的村民,都会花钱修个塔,把井水抽上来,在塔里沉清,再用粗管接出,经过几个大小罐,尽可能多的沉淀后使用。“对重金属元素,这水塔起不到任何作用。”林初夏说。“不仅河水,地下水也被污染了,井水不能喝。”村委会主任何寿明说,近年村里有摩托车的人,都上山装水。

因癌症去世者最小的才26岁

“村民对饮水的异常重视,发生在最近几年,这些年上坝因癌症死亡的人,实在太多了。”上坝村村委会主任何寿明翻出一个皱巴巴的软皮本,上面记录着近年死亡人员名单。

今年上坝村有11人死亡,其中9人死因均是癌症。何寿明告诉记者,上坝有21个自然村,目前有3401位村民在户,但其中3人是癌症中晚期。

何寿明介绍,从1987年至今,上坝因癌症而死亡者已达250人,他们中最年轻的不过26岁,最年老的60多岁。据介绍,一般村民查出癌症,都已是晚期了。因为去正规医院检查需要很多费用,村民一般拿不出来,所以一般都是实在熬不住了才去村卫生站,拿些药暂时止痛。

寻因

环境因素致癌的典型个案

今年4月,广东省土壤与生态研究所研究员陈能场开始关注大宝山。陈能场认为,大宝山矿的开发,使上坝村村民生存在一个重金属污染的环境中,毒素在人体有一个逐渐积累的过程,20多年后大规模暴发。陈认为,大宝山污染,是环境因素致癌中一个典型个案。

华南农业大学教授林初夏关注大宝山已有十几个年头,今年,他刚拿到省科技厅的重大专项经费,40万元专门研究解决大宝山生态环境治理。

在澳大利亚有13年土壤治理经验的恢复生态学专家林初夏在大宝山忙了3年,对上坝村的环境评估,他给出了这样的数据:大宝山外排酸性矿水对粮食和果蔬均已造成了严重的污染。饮用被污染的井水,进食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的大米蔬菜,是癌症高发的两个重要因素。

主要的污染是大宝山国营矿

被上坝人称为“毒水”的矿水,从何处来?跟车沿京珠高速公路走,能看到一个个村庄,上坝、阳河、塘心、凉桥,然后是大宝山。大宝山海拔超过1000米,因矿产丰富已被削去一半。沿山路上山,九曲八弯,颇费周折,沿路红铜色的铁锈水,顺山流下。

沿小岔路走,记者发现了几个私采矿点,矿主们在土坡上搭了好些工棚。私采矿的洗矿水,几乎没经任何处理就直接排放到溪流中。

“私采确实比较严重,但主要的污染还是大宝山国营矿,他们是剥采,整个山头都被剥开了。”饱受污染之苦的何来富说。而这也正是林初夏等专家的看法,林初夏指出,如果光看洗矿,大宝山矿和私采点相比,确实比较规范,但矿山剥采造成的水土流失非常严重,这是主要的污染源。

“露天开采,就是天然的硫酸生产工厂!”大宝山是在海拔1000米露天开采,废土直接堆放在山坡上,一遇雨天,就会随雨下流。据林初夏统计,一吨矿土最多可形成100-200公斤浓硫酸,加上大量重金属,如镉、铅的溶解,从大宝山上流下来的“山水”是“既酸又毒”。为阻止水土流失污染下游环境,大宝山矿曾建起一个1公里长的拦泥库,但没几年,拦泥库就被泥石完全填满。

渴望

救命水库早日能够建成

上坝村村支书何来富说,大宝山国营矿1969年开始动工,70年代投产,此后,横石水水质明显受到影响。

1984年全国第一次农业普查,农业部门曾发现上坝水土重金属严重超标,当时就呼吁上坝村改变饮用水问题。“但我们哪儿有解决能力?”何来富说,村干部去和大宝山矿谈,这促成了1988年第一期引水工程建成,但因地势西高东低,只能解决东边800多亩,西边1500多亩没法解决。而且,这引来的大坪河水到了上坝,就成了和矿水混合的水,仍然有毒。

去年,在翁源中学做校长的省人大代表沈演泉提了一个议案,一定要帮癌症村上坝解决饮水问题。议案得到了批复,但资金迟迟难到位。几经周折,终于省里出了429万元,韶关出了500万元,大宝山矿出了500万元。有了钱,工程进展很快,水库成了上坝村村民最大的希望。按设想,这个水库明年三四月建成后,将能供给上坝3000多人饮用和2000多亩粮田灌溉。

其他村落也期望能新生

上坝是大宝山矿污染死者最多的村,但可能不是受大宝山污染最重的村。沿上坝向上游,依次有阳河、塘心、凉桥三个村,凉桥距大宝山矿最近,这个村大部分土地都抛了荒。该村村支书何保芬说,如果直接用横石水灌溉,根本长不出东西。

现在凉桥还能种庄稼的少数田地,用的都是自家水管引下的杨梅洞山水。凉桥村几乎每家都花几千元钱用橡胶管从山上引水,但上坝村离山远,就没有这种方便。

虽说解决了饮水问题,但凉桥却比上坝更穷。凉桥村村委会主任何春香一见记者,二话不说,先翻出一个全村的死亡花名册。凉桥有300多人,今年因癌症死亡的有2人,去年有5人,2003年没有,2002年有3人,癌症发生死亡率和上坝相当。

和上坝相比,凉桥、塘心等村村委会对大宝山的批评更加直接。“全村300多人,每年给我们的污染补偿费就1288元!”凉桥村支书何保芬激动地说。之后,记者陆续了解到,塘心村1000多人的污染补偿费是9800元,上坝村3000多人的污染补偿费是3.3万元。

由于有高度差,上坝村的水库之水引不到凉桥、塘心、阳河,一对比,三个村子觉得被忽视了。三个村的干部表示,它们准备联合向大宝山提出方案,要求解决长期污染问题。<

拯救

上坝是大宝山矿污染死者最多的村,但可能不是受大宝山污染最重的村。沿上坝向上游,依次有阳河、塘心、凉桥三个村,凉桥距大宝山矿最近,这个村大部分土地都抛了荒。该村村支书何保芬说,如果直接用横石水灌溉,根本长不出东西。

现在凉桥还能种庄稼的少数田地,用的都是自家水管引下的杨梅洞山水。凉桥村几乎每家都花几千元钱用橡胶管从山上引水,但上坝村离山远,就没有这种方便。

虽说解决了饮水问题,但凉桥却比上坝更穷。凉桥村村委会主任何春香一见记者,二话不说,先翻出一个全村的死亡花名册。凉桥有300多人,今年因癌症死亡的有2人,去年有5人,2003年没有,2002年有3人,癌症发生死亡率和上坝相当。

和上坝相比,凉桥、塘心等村村委会对大宝山的批评更加直接。“全村300多人,每年给我们的污染补偿费就1288元!”凉桥村支书何保芬激动地说。之后,记者陆续了解到,塘心村1000多人的污染补偿费是9800元,上坝村3000多人的污染补偿费是3.3万元。

由于有高度差,上坝村的水库之水引不到凉桥、塘心、阳河,一对比,三个村子觉得被忽视了。三个村的干部表示,它们准备联合向大宝山提出方案,要求解决长期污染问题。

拯救

两个学术团体的科技拯救路

与此同时,另一群人也在为“死亡之村”的未来进行着努力。目前已有华南农大、广东土壤研究所的两个团队在上坝扎根。以华南农大教授林初夏为首的团队,致力于大宝山整体生态修复。而以广东土壤所研究员陈能场为代表的团队,则致力于建立以轮作为核心的生产和修复并举的植物修复综合技术。两个团队,在上坝都建立了一个实验基地。

环境生物学博士陈能场目前在大宝山有片试验田,在水稻等作物生产期间,他们通过水分管理和使用石灰、硅肥等土壤添加剂的方法,抑制水稻对镉等重金属的吸收。种植季节过后,则种植对重金属有高吸收特性的香根草、芥菜、油菜等作物来去除土壤中的重金属。

陈能场认为,这种修复综合技术是建立在国情基础上的技术,不耽误种植,同时也可修复土壤。在今年上半年的实验中,陈能场取得了一定效果,在最好的地块,稻米中的镉含量已低于了国家标准。

首批能源作物实验基地之盼

另一思路则来自于林初夏教授的团队,这是个更注重技术和整体生态解决的方案。从大宝山污染源治理、横石水的生态系统恢复、上坝等村落土壤修复三个大的方向,对大宝山和周边地区进行全面治理。

据了解,生物质能和能源农业在学界已是一个热门词汇。生物中的能量通过发酵等形式可释放出来,制作燃料酒精或用来作沼气发电。把上坝村建成生物质能的燃料基地,是林初夏大宝山矿山综合治理重大专项的主要内容之一。现在这项工程的进度,还在筛选生物品种的阶段,林的想法是,上坝2000多亩地全拿过来种能源作物,还可以考虑把凉桥等村的土地,包括矿山附近的山坡都利用起来。这样,大宝山附近,就会成为广东省首批能源作物的实验基地。

上坝村村支书何永富说,他曾想过引进工厂解决村民生活问题,但难度太大。“如果林教授的实验能成功,我们就能在当地办成一个企业!”傍晚,这位村支书在横石河边,描绘着上坝的未来。
香港益能净水机:www.

【 浏览次数: 】 【 加入时间:2012-12-31 15:32:59 】 【 关闭本页

版权所有 © 东莞市益能环保设备科技有限公司      香港益能净水器
友情链接:||